Icey

愿你的美在我心中永成不变。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human水母PL600:

对不起我又来了
是那个如果为了妹妹的话的梗

真。孤独康。

比普通版本加上了明确的CyberLife不接受【背叛】,耶利哥不接受【异常后被Markus枪毙】, Hank不接受【敌对】

Hank是活着的!是活着的!是活着的!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Skye_LA:

乱吃东西组和疯狂嫌弃组

暴露在外界38小时的人血和shi有什么区别🌚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Amanda:feel sick

冷无人_Al:

我既不想加入耶利哥也不想给模控卖命!

我要回去找我的老汉克!!!

去你妈的任务!!

重逢【警探组友情向】

尘埃落定已经过去半年,汉克再也没有遇到过康纳。但老汉克总是会想起他。那个被他当做人类的家伙,他的仿生人搭档,那家伙很像人类,方方面面。然而他最终却只是个机器,一切的行为都是他对人类的模拟。 想到这里汉克恶狠狠的抓了抓后脑的头发,一手抓起旁边的威士忌酒瓶恶狠狠的灌了几口,酒精辛辣刺激他咳嗽几声,随后他将手中已经空了的酒瓶狠狠地丢进垃圾桶。酒瓶撞在桶壁的瞬间碎成几片,咔嚓的清脆响声更是让汉克皱了皱眉头。
“son of bitch,那个混蛋…”汉克一边低声咒骂着那个下落不明的仿生人,一边抬起手按了按隐隐作痛的头部。人类就是这样,即使那个家伙让他如此失望,他仍然未完全放弃希望。酒精不仅能带来一时的安宁…还能带来宿醉的头痛。说不好也能压一压去找那个混蛋的想法。不,最后一条刚刚诞生就被汉克从脑子里删掉。当然了,酒是搞定宿醉最好的解药,未来可能持续头痛之类的什么垃圾早就被他丢进角落。
“……Hank?”一个熟悉的声音带着点曾经从没有过的小心翼翼和不确定从他的右后方响起。老汉克猛的扭过头,果然看到了这个他骂骂咧咧了半年的混蛋。
他过得并不好。汉克第一眼就能看出这些,原本整整齐齐的衣服充满了褶皱,虽然还算是干净但已经被洗到稍微褪色。自从仿生人争取到人权后,还有穿制式服装的吗?酒精麻醉的神经像是拉住的齿轮,卡达卡达得到了否定的答案。
“对不起,Hank,当时我不该……”絮絮叨叨的小声道歉又在他耳边开始了。嗡嗡的就像飞在他耳边的苍蝇。老汉克下意识的摆摆手想要赶走时迷糊的大脑忽然告诉他,这不是苍蝇蚊子那类该死的虫子,这是那个该死的小混蛋…
“oh闭嘴吧小子!”老汉克忽然大声打断的对方小声的道歉。他猛的站起来给了那个混蛋一个拥抱,紧紧的收紧胳膊就像是害怕失去某个珍宝
“I miss you,Connor。”

咳咳x文笔糟糕随手码的……请不要骂我…

Creepypasta日快乐!
耶!

好可爱的死神

klaro:

短篇漫画,《请别哭了,死神先生》
好心死神和丧少女的故事

熊孩子改变世界

大家好,我是雪漫城的一位普通的守卫。曾经我也是用双腿丈量过天际的每一寸土地的冒险家,直到我膝盖中了一箭不得不告老还乡……歪题了。

我很喜欢雪漫城,这里民风淳朴,景色优秀,甚至传说中的龙裔都居住在这里——龙裔!这让雪漫城在我心中的地位提高了很多【每个诺德人都是听着龙裔的故事长大的,虽然不是这个龙裔,但……他们都是龙裔没差】我承认我选择是因为有点想见见这位传说中的英雄——咳咳,我是说,保护公民的安全。

但说实话,我总是心里没底。我对于兄弟们的水平在清楚不过,碰到绝对的危险,我们没有办法应付。幸运的是,我从接手这份工作以来,从没碰到过危险情况。渐渐的,除了一丝不安,这份思维已经被我压进脑海深处。我变得更关心生活琐事,比如说,龙裔的传闻。

龙裔不经常回到他的居所,这多少让我有些失望,我能理解,毕竟这位英雄还有很多事要忙。但这意味着我不能每天都见到消灭奥杜因的英雄。听弟兄们说,龙裔最近去了一个叫佛斯卡的地方冒险,听说当那里的守卫不需要膝盖都中过了一箭……只可惜了龙裔的女儿,苏菲,经常见不到她的父亲,真是个可怜的小女孩。

苏菲是龙裔收养的女孩——据说她原来是在风盔城里一个卖花养活自己的小女孩,食不果腹,直到龙裔收养了她【龙裔真是个善良人】但龙裔隔三差五的回来之后,苏菲就能够出手阔绰一阵,或者换上件新衣服,甚至养了个狐狸做宠物——城内是不允许养这种宠物的!但毕竟是男爵的女儿,我们也只好睁只眼闭只眼。

龙裔有时候会给他的女儿带点小礼物,甜品或者布娃娃或者……龙骨匕首?我应该没看错,塔洛斯在上!那是龙骨匕首?!这匕首恐怕就要上千赛普丁!万恶的有钱人!

那次龙裔离开后,我经常在巡街时看到苏菲带着它威胁布莱斯——后者是雪漫城最惹人烦的孩子。但因为苏菲从未造成过什么实质性的伤害,我和我的同事们也就听之任之。渐渐的,这些都成了换班后坐在母马横幅里的酒后闲谈。我本以为我的生活大概会一直这样继续下去,每天巡街,看看雪漫城的孩子们跑来跑去,看着战狂家和灰鬃家的人又因为帝国还是风暴斗篷争吵,然后换上一身便服,来到母马横幅喝上几杯暖烘烘的麦芽酒。听着凯米尔唱着几首耳熟能详的曲子,结束一整天。如此往返。

怕什么来什么。有一天雪漫城来了不速之客,雪白的肌肤,血红的眼睛——要我说他们就是吸血鬼。这些不速之客进来就对着公民们挥起了武器!该死!现在街道上甚至还有孩子!我抽出了我的剑冲上去,挡住这些吸血鬼的攻击,希望能给那些孩子们争取到逃命的时间!九圣灵啊,保佑我能活下来吧!如果我不幸死去,兄弟们,我们松加德再聚!

抱着必死的决心,我拦住了他们中的一个,……但他们的数量太多了。我几乎称得上绝望的看着有一个冲着一个孩子去了——圣灵啊!那个孩子是苏菲!龙裔的女儿!哦不!我转过头,不想看到惨剧的上演。她还是个孩子——该死的吸血鬼!如果我这次活下来,我一定要加入黎明守卫!

很不幸的,我分心了,被奥术打个正着。摔在地上我清楚的感觉到生命力离我而去。很幸运的,有人救了我。有些沉闷的武器捅入吸血鬼躯体的声音对我而言仿佛天籁。我活下来了!

兄弟,谢谢你救……了………我…

…是苏菲。

小女孩单手握着龙骨匕首——我看到了匕首隐隐约约的红光,附魔的结果——附过魔的龙骨匕首站在吸血鬼死去后残余下的灰烬中冲着我甜甜的笑。

“叔叔,你没事吧?”

这个吸血鬼是什么类型的?新生的?老手?还是个大师?——我恐怕是最后一个答案。

苏菲,使用匕首,杀了一个吸血鬼,还甜甜的笑。

……一个小女孩,杀了一个吸血鬼,还救了我。

“我很好,……谢谢你”

我几乎呆滞的站起来——周围已经没有吸血鬼了。除了几个兄弟齐力干掉了两个外,剩下的三个,都是由这个女孩为他们划下了句号。

……一个小女孩,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女孩。

我将她送回风宅时,听到了莱迪雅的训斥。原因是太晚归家。一切都很正常,就像是普通的家庭。我仍旧不敢相信我的眼睛,但这就是事实。苏菲解决了三个吸血鬼。毫无惧色。不愧是龙裔的女儿。

我的生活再次回归到了轨道,巡街,看着他们的争吵,看着孩子们的游戏,和一杯麦芽酒。唯一的变化是,我不再感到不安。苏菲会保护我们,龙裔的女儿会保护我们。